多年前的某一段時間,需與日本人有很長的一段合作,幾乎可以說是語言不通,但討論的內容是工程,有白板、肢體語言以及簡單的英文單字幫忙,還是有合作得非常愉快,慢慢也不再只是工作上的關係,私底下會聊些私事,有一次,我不知發什麼神經居然對日本友人承諾,有一天我會用日文跟他們聊天;但之後,這件事就在連續參與兩個建廠計畫之後,被我放在內心某處。


數年前,在一次的工作空檔,我從五十音開始,花了四個月,考過了三級檢定,但因為是急就章,只懂最基本的文法,用來應付考試的,實際的聽說讀寫都不行,就還沒再往進一步之前,又開始投入一份新工作,日語就又被我拋在腦後...這一丟就....給他放了幾年。其實剛開始沒工作之後,就想開始念日文了,但更想念財務的東西,所以繼續放著,一直到今年中,因為竹北地球村的開幕,這才讓我又開始念日文。


剛開始的時候,驚覺我的日文真的忘得很完整,就如同老爺說的,忘到沒級了,加上記憶力專注力沒以前好,居然花了幾個月才慢慢把以前的程度撿回來,中間還因為不習慣自己的記憶力退化,花了一段時間適應,做自我心理調適。最近終於可以開始跟著日本老師上全日文教學,進度雖然比自己預計的慢了些,但總算也是一滴滴的前進著,因為是全日文教學,所以同學程度好很多,有一兩位甚至都早就通過一級檢定,日文聽說都很流利,上課時都可以跟老師天南地北的聊,我大概是全班程度最差的,因為如此我不但可以跟老師學習,也可以跟同學學習。

kasumi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